建瓯信息网
美食
当前位置:首页 > 美食

重返埃德加 第五章 一切从头(三)

发布时间:2019-09-26 01:27:36 编辑:笔名

重返埃德加 第五章 一切从头(三)

吃过午饭,闲来无事的林克又去了一趟北面的山丘。他用芬恩训练玩的木剑打兔子,活动的物体确实比不会动的目标更难命中,尤其是变异过后的兔子,速度就像被按了快进的画面,上一眼还在几米外,下一秒就窜到跟前了。

练了一下午,林克逐渐适应了兔子的速度和攻击方式,除了刚开始的几下,后面再没被咬。意识到围攻无效,兔子们丢下被打伤的同伴退回丘陵。芬恩好容易叫来了胆小的村民,将多余的兔子分给他们,这些总是一副战战兢兢的村民总算露出了欢喜的表情,大家七手八脚将林克一个下午的战利品带回村。

人们在杂草丛生的旧镇中心架起火炉和铁架子,芬恩感慨,村子里许久没有这样热闹过,自打他来到这里,就是一副死气沉沉的样子。

当晚,酒足饭饱的林克又失眠了。怕自己翻身影响熟睡的芬恩,他来到屋外,呼吸山野清新的空气继续思考那些还未解开的谜团。

如果说被拉入幻境是因为我与霜寒的命运有所交集,在幻境里我已经成功破除霜寒的命匣,算是完成主线任务了,为什么自然诸神还是要把我召唤过来?难道要我把这边的霜寒也干掉吗?别开玩笑了,这里的时间比幻境还要延后几十年,它早不止lv50,更何况我破坏的只是幻境里霜寒的命匣,又不是这边……

林克又梳理了一遍严冬成为霜寒的过程以及他刻意设计的阴谋。

难道说,幻境里被破坏的那个命匣也是这边霜寒的命匣?

林克在此基础上做了一次大胆的假设。

为了确保达到真正的‘不死’,严冬在还活着的时候就决定将他在幻境里的躯体制成命匣,这样一来,只要没人能破坏他藏在幻境里有马利克结界和环环相扣的阴谋保护的命匣,真实埃德加这边就没人能彻底的杀死霜寒。碍于法则的约束。尽管这边强人扎堆,最终还是输掉了对抗亡灵的北方战役。

这样确实能解释为什么我会被选中,可新的问题就出现了。

既然地球的幻境是二代神为了汲取信仰回到埃德加而特意创造的空间,那里不应该也不可能自然诸神。以前从未出现过自然之子的职业从侧面也印证了这一点。

是私下达成了什么协议么?一旦物质界的生灵死光,没有信仰,二代神也就丧失了信仰的来源。

自从离开守护之地。林克的经历就像坐了火箭,一路提速。他总觉得冥冥之中有一双看不见的手在引导着一切,发现信件,苏文、雷霆、莱娜三角恋引发的悲剧,严冬周密计划的阴谋。虽然现在已经想通自己进入幻境就是被特地选了去破除霜寒的命匣,但速度也太快了。其他人都是一年甚至更久才接触到召唤神灵的主线,他只花了一个月,就好像在背后操控一切的神秘力量让他快点,再快点……

果然是因为这边情况危急的关系么?一想到继安德里亚之后伊索尔也被亡灵污染了。林克就有深深的无力感。

想当初掌管魔力的安德里亚被污染,法师都集体转了阵营。不知道地之柱被污染会出现什么情况,罗诺说奥拉西奥山的德鲁伊和精灵都发疯了。我的自然之子技能地系点的最多,会不会也受影响啊?花了那么多精力去升级,经历试炼才获得的能力却全部都被收了回去,能不让人郁闷吗。

提到试炼,林克想到一个一直被他忽视的问题。

代表四元素的四种能力都凑齐了,但他所经历的试炼却只有三次。第一次伊索尔。第二次卡奥戈,第三次是安德里亚。唯独没有代表风的加索斯!他从未见过加索斯的化身,也没有对话过,一次也没有。

林克忍不住抓头,谜团太多,解开一个又来一堆。正打算回去睡觉,忽然觉得山林太安静了。没有任何声响,他刚出来透气的时候还能听到夜行动物活动的声音呢,现在像是被消音一样,静得可怕。

空气里传来一股他再熟悉不过的味道,林克顿时紧张起来。他悄悄关上门,跑向罗诺睡的里屋。

“快醒醒!”

依旧装睡的罗诺早在林克接近的时候就握紧了放在枕头下的匕首,听到林克敲门,假装刚睡醒的样子,“怎么了?”

“外面有情况,快起来!”说完林克又爬上阁楼,叫醒了真熟睡的芬恩。

“天还没亮呢……”话没说完就被一声惨叫彻底吓醒,他瞪大眼睛看着林克,“发生什么事了?”

“是亡灵。”就算没有亲眼看到,只凭空气里的腐臭与死气,林克就能判断引发惨叫的元凶是什么。

罗诺掀开床垫,从下面取出一把短剑

重返埃德加  第五章 一切从头(三)

,犹豫片刻,他没有递给林克,而是选择自己留下。

又一声尖叫,林克拉开一条门缝,就见一群在夜色里醒目的惨白骨头架子正闯进村民家中。他让罗诺带着芬恩快走,自己留下断后。

“我们可以躲在地窖里。”穿好衣服的芬恩拉开用于储藏的窖门,正要往里面塞食物和水。

林克连连摇头,“那不是一个好办法,亡灵能感知到生命,就算掘地三尺也能把你找出来。”

芬恩脸色惨白,无助地看向罗诺。

最终罗诺下了决心,对付无法战胜的对手,走是唯一的办法。

林克再次拉开门,正好撞上一对阴惨惨的鬼火,是亡灵的灵魂之焰。门外站着一个高大的骷髅,对着他就是一剑。

堪堪躲过刺向心脏的一击,林克使劲撞向骷髅,他和骷髅一起滚下一米高的木阶,罗诺拉着芬恩乘机跑出木屋。

林克爬起身,本正抢骷髅手里的长剑,无奈握得太近,他只能跑向柴堆,抄起早上放在地上的斧子当武器。虽然粗糙了些,也比赤手空拳来得强。

被蛮力撞到的骷髅站起来,举起长剑追了上来,斜扫了两下,又快又急,挺有架势,想来生前也该是佣兵民兵什么的。

哭喊声在村子里蔓延开,林克边闪躲边看其他村民的情况,有两户家里已经着火,下午曾举行过聚餐的广场上排排站着几人,一个身着黑色长袍的司令法师正清点抓到的村民。

林克又急又怒,这里不是幻境,是活生生的世界。那些人不是虚拟出来的npc,是鲜活的生命,若是已经转化的亡灵也就罢了,身为活人却如此残害同类,简直是丧心病狂。

罗诺去而复返,见他折回,林克还以为他想救人,催促他快走。

“出不去,我们被围困了。”随着罗诺的话,林克看到更多亡灵从四面八方围成圆圈,一点点收拢。那些侥幸跑出的村民都被赶了回来。

一把夺过罗诺手里的短剑,林克双持武器朝距离最近的亡灵冲过去。几乎是像本能一样,完全不经思考,纯粹是靠铭刻在记忆里的感觉与骷髅战斗。横扫,竖劈,突刺,这些曾被他当做技能的剑术将骷髅砍成碎片,包围圈被硬生生打开一个缺口。就在村民们争相涌来,天空划过一道白芒,冰箭将那些跑出包围圈的村民冻成冰雕。

罗诺和芬恩要是再跑快一点,也要遭殃。

“没想到在这小小的山村里还藏着一个剑士。”说话声从背后传来,林克转身,先前在广场上的死灵法师已经带着刚转化成亡灵的村民靠了过来。

看到那些脸色发青的亲友,还活着的人有好几个吓得瘫坐在地。他们也反抗过,就算把骷髅打成几截,这些没有生命的死物还是会在死灵法师的操控下重新拼接。

“嗯~三个没见过的生面孔。”死灵法师看清林克、罗诺和芬恩的面容,歪头看向还活着的村民,“你们一贯秉承的传统呢?”

几个老人牙齿咬得咯咯作响,年幼的孩子抱作一团,没人吭声。

死灵法师咧嘴一笑,“不说?你们马上就再也不能说话了。”

“求求你,别杀孩子,他们是无辜的。”一个村民一脸惊恐地祈求。

“这话当年我母亲也说过。”

那村民张了张嘴,目光落在以林克为首的三人身上,“那他们总可以放过吧,他们不是本村人,与你无仇。”

死灵法师点点头,“确实,他们和我本人没什么仇怨。但是呢……我的任务还没完成,明天要凑不够一百人的话,可是没法交差啊。”

简短的对话里可以听出死灵法师和村民是认识的,甚至有可能以前就是住在这里。无论二十年前发生的屠村案有什么内幕,都不能抵消他泯灭人性杀害无辜生灵的事实。

林克双眼紧盯死灵法师,要是能除掉他,突围就有望了,可以他现在的实力,能干掉一个死灵法师吗?

试试吧,总比坐以待毙强。

甩出斧子做仰拱,乘法师注意力都在斧子上,林克以最快的速度冲过去,用尽全身力气举剑劈向死灵法师。

“当!”

无形的结界当下了林克的攻击。

糟糕,我怎么把这个忘了,法师都有结界护身的。

死灵法师动了动惨白的手指,林克就被冰箭击中,巨大的冲击力将他整个人击飞,重重落在地上,骨折声在死寂的夜里分外清晰。(未完待续请搜索,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齐齐哈尔治疗月经不调费用
齐齐哈尔治疗月经不调医院
齐齐哈尔治疗子宫内膜炎方法
齐齐哈尔治疗子宫内膜炎费用
齐齐哈尔治疗子宫内膜炎医院